• 《古方今用》在12年底就读过,也写过几篇粗浅的博客。这几日在多看上又翻到了,还是觉得受益良多。今举几例,个人天马行空,贻笑方家了。

    书中五苓散医案有六,分别为渴而胀满、小便不利;角膜云翳;吐水;胬肉遮目;短气与酒寒。吐水一案,若熟悉伤寒论者,可谓信...
  • 萧伯章先生的《遁园医案》早有耳闻,其中不少医案,确为火神派手法,且言辞多激烈,不过,仍有很多医案,于我颇有启发,仅摘录一例如下。

    谷某之子,年十余岁,其父携之求诊。据云咳嗽、发热、口渴,小便不甚利,服发散药不愈,已数日矣。同道二人先后拈脉毕,皆主...

  • 顾兄推荐的书中,郭子光先生的没有读完,今天继续读来《郭子光临床经验集》一书,品至“久病入络”一篇,备忘如下。

    久病入络自叶天士起,郭老认为,至少具有下述三条特点:

    1、病久顽固不愈;2、有固定的疼痛部位或包块,或较为固定的发作性症状;3、一...

  • 前段时间的欠债实在是太多了,读书、跟诊都停滞了,心中惴惴不安。想挑本医案看看,正好Kindle里有88版的《顾兆农医案选》,豆瓣友邻中蛮多人推荐过,是军医11年的再版,不过,我一向对于军医的书性价比不高耿耿于怀,就懒得买了。

    家里买的书里面,山西的医家确实...

  • 2013-04-23

    I‘m Back - [其他]

    前段时间忙的稀里糊涂,公司的事情,个人的事情,都搅在了一起,好久没有好好的看书了。昨日清晨,耳畔再次想起伤寒论的录音,觉得太亲切了...

    再回头看书的话,可能还是需要从伤寒看起,姚老一支的内容,需要好好的研究了。格非说过段时间回去抄方,不知道我到时是...

  • 熟悉的医师中,邢老师是善用/喜用血府逐瘀汤的,在其新书《半日临证半日读书》中有专文介绍和案例说明。近日在看《王修善临证笔记》中,有几个案例,也是应用血府逐瘀汤的,或失眠,或咽炎,加减变化,亦可窥得秘奥。

    王老的医案:

     

    一人病伤寒,经汗下后,...


  • 假期里,总感觉不读点医案,有点说不过去。抄起书架上的《王修善临证笔记》,看到了一个之前不熟悉的方剂,安胃饮。

    一妇伤寒卧床2个月,肌瘦骨立,浑身发热,口干舌绛,肚腹疼痛兼呕吐。脉洪数,关有力,知胃有积热而然。予以加味安胃饮,1剂安。加味安胃饮:山楂...

  • 蛇年春节,过得比较安逸,省却了舟车之苦,可以多些时间陪陪家人,看看伤寒,确为幸事一件。最近又在重看《冉注伤寒论》,感觉上比前几次理解的更加深入了些。之前发过几篇陋文,胡说了些自己的想法,基本上还是觉得经典常读常新确实没有错,道、法、术之层次之感,...

  • 以下内容皆摘自李士懋、田淑霄先生新近出版之《火郁发之》一书,对于经旨的阐发,颇为精当,故录之:

    经云“火郁发之”,王冰以汗训发,过于狭隘。发乃使郁火得以透发而解之意。景岳喻为开窗揭被,赵绍琴老师喻为吃热面,须抖擞开,热才可散。火郁的治则...

  • 俗语云:学医三年,自谓天下无不治之症;行医三年,方知天下无可用之方。于我而言,学习的时间越长,越生昨是今非之感。所谓“无不治”、“无可用”,或多或少为机械简单的思维在作祟... 转帖江西匡萃璋先生一文,自省之。

    《虽有表证实无表邪》

    ...

  • 用于行药力。凡组方之要,贵在灵动。尤其滋补之剂,最忌呆滞。若纯用补药,则少运化之力而难以取效矣。必于补剂之中,稍加风药,则全方灵动,运化补益之方,非风药莫属。赵氏运用风药,有出神入化之妙,得心应手之效,堪称一绝。值得研究效法。十一、饮食调控注重饮...
  • 用于行药力。凡组方之要,贵在灵动。尤其滋补之剂,最忌呆滞。若纯用补药,则少运化之力而难以取效矣。必于补剂之中,稍加风药,则全方灵动,运化补益之方,非风药莫属。赵氏运用风药,有出神入化之妙,得心应手之效,堪称一绝。值得研究效法。十一、饮食调控注重饮...
  • 瘀病的第二个特征是肿块有形可征,固定不移。血瘀的本质是络脉瘀阻,血液不得流通则停滞,若是与其他邪气相结,如痰与血结,湿与血结,食与血结等。毒与血结,热与血结,则更易形成肿物,旧称症积有形,其特点触之可得,推之不移。良性者如肌瘤,囊肿之类,恶性者即...
  • 这几日,我能看得进去温病的书了,于我个人而言,非常开心。随着读书、跟诊的日益增多,顾兄/格非兄对我的耳提面授,蒲老姚老李老等人的书翻看数遍,深叹中医之博大精深。庄子云: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。黄师尚且不固守伤寒/金匮之方,论坛中近日有人对吴鞠通...

  • 自然气候可归纳为风、寒、热、湿、燥、火六种,习惯称为六气(人身六经之气也与此相应) 。在我国一般地区,四季有不同气候:春季温和(风和日暖) ,夏季暑热(为火蒸湿土发出来的湿热相合之气) ,秋季干燥,冬季寒冷。在这种正常气候之下,居住当地人的机体一般都比较容易调整...



  • 《古方今病》一书,个中医案思路,如前文
    所述,他处少见也,多有启迪。故摘录陋按若干方剂应用经验如下:

    当归四逆汤

    《古方今病》当归四逆汤之医案,或精不泄,或尿血,或小便不利,或夜盲,或阴挺,或腹痛,多因生气、食冷,外阴、目、少腹,皆与肝经/脏相应...

  • 我没有太多的临床经验,纯为纸上谈兵。本文,皆为近日跟诊、读书、看贴之体会,区区之心路历程也...

    在下一向看书很乱,家里一两本,路上一本,同时在看的往往很多。最近研习的还是《伤寒论》的医案、注疏,但是,自我感觉,跟2/3年前大不相同。试以赵守真先生之《...

  • 我自学中医来了解的大家,柴胡类方使用的比率都很高,胡老、陈老、黄师等概莫除外,高热/低热/哮喘/咳嗽/郁证/肝炎等等不一而足。论坛QQ病案讨论中,也屡次有人谈到过,会用小柴胡汤/乌梅丸的都是高手云云。近日读到胡星垣先生之《古方今病》,其中小柴胡汤医案部分...

  • 再读伤寒的滋味真的很爽,尤其是在继续啃中基的当口上。而随之而来的,是对于冉老伤寒论解读的叹服。之前看《李克绍医学文集》的时候,里面有引用过对于伤寒大家的评价,建国后的排在李老前面的,就是冉雪峰先生了。之前有草草写过几篇陋文,谈了对于《冉注伤寒论》...

  • 薏苡附子散一方,历代解读为胸痹方的多,可惜医案少见。沙丘沙先生引其师公张大昌先生的经验,辨为胃痈寒湿方。

    之前所见之咳嗽的医案,合用本方的很少,今日看吴老之医案,多用于咳嗽,或急性期合小青龙汤,或缓解期合真武汤,或巩固期合六君子汤,扶阳除湿者,同...

  • 今日看到体育仁兄在论坛上一帖,推荐了基本经方医案,其中一本是之前不了解的吴禹鼎先生的《经方临证录》。找来翻看下,感觉很不错,加减上颇多值得借鉴之处。其中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一条,引用了蒲老的一则医案,颇为精彩。治疗咳嗽,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少用,细细思量...

  • 这几天论坛中有人发了帖子,说到了逍遥散,认为是柴家后生,柴归汤的简化版。经方中版主有回复说,李翰卿和韩玉辉先生都是应用此方的高手,可谓游刃有余,惜少人关注也。古人立此方,果真仅为柴归汤的简化版?若此,则蒲老用其治疗痛经,李老用其治疗中风后遗症,从...

  • 今天看到论坛上小荣兄转贴的杨大华先生的一篇文章
    ,使我想到2年前抄读龙野一雄的书的情形,杨先生对于龙野一雄先生的评价,我是比较赞同的,他确实是一个深入到“为什么”层次的汉方医家,其书中很多方证的鉴别点也非常的细腻,当为临床所得。尤其是他对...

  • 说到我对江西医家的了解,主要得益于格非的介绍,从陈老,到伍老,再到姚老。目前格非临床上使用的思路,还有大部分是来自于陈瑞春先生的,而这也帮助他迅速地在上海滩立足、发展,获得病人的口碑。中医的学习和发展,离开前人经验的学习和总结,当是缺失一条半腿的...

  • 姚荷生
    先生师承两支,一为“半部伤寒治百病”之谢双湖
    先生,一为“请了姚国美,死了也不悔”之姚国美
    先生。谢、姚两人各有所长:姚深于城府,深思熟虑;谢大刀阔斧,当机立断。谢在药理方面逊于姚,但能以深究汉代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而应万病...

  • 论坛上有了贴出了樊天徒先生早年发表的关于仲景用药意义的探讨,转帖如下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对伤寒论用药意义的探讨(一)
        仲景处方不但用药很精简,其配伍也都有一定的法...

  • 姚梅龄老师在讲课的视频中言:中医治病,关键在八个字,因势利导,补偏救弊。此中精髓,在姚国美先生的著作中可以窥得。其中,前半句之“因势利导”,近日再读《冉注伤寒论》太阳病上篇,感触更为深刻。

    冉雪峰先生注解伤寒论,重视气化学说,但又回归脉...

  • 陈修园先生在《伤寒论浅注》中言:学者遵古而不泥于古,然后可以读活泼泼之伤寒论。冉雪峰先生在《冉注伤寒论》中也屡屡提到此意。何谓活泼,何谓机械?

    恽铁樵先生在解读桂枝加葛根汤条目曰:伤寒论之法,有一证用一药,背几几者加葛根,等于呕者加半夏,喘者加厚...

  • 陈建芳医师师从黄煌老师后,临床喜用经方,在西医院的中医科,每日应诊60余人,基本为经方加减合方。近日聆听教诲,得以分享其近期医案若干,整理如下:

    1、丹毒

    女,50余,体胖壮。因左下肢不明原因红肿痛,入外科病房治疗16天无效(药物不详),请中医科会诊。时...


  • 人禀天地之正气以生,受天地之和气以养,感天地之戾气而病。人在气中,犹鱼在水,息息相关,须臾不可离,离则死,变则病,其有系于天地之气也大矣。夫医之为道,功补造化,治人疾苦,救弊补偏。苟阴阳气化不明,不知人生之禀受;脏腑经络不明,不知人身之构造;邪正...